未來五年,是我省決戰脫貧攻堅、決勝全面小康的關鍵階段。


省第十一次黨代會,將脫貧攻堅和社會民生事業列為治蜀興川“六大重點任務”之一,省委書記王東明的報告專門花了1500余字對此進行了總體部署。


6月14日上午,解讀省第十一次黨代會精神第三場新聞發布會在成都舉行。


一起來看看他們說了啥?

 

2016年我省脫貧攻堅首戰告捷,107.8萬人口脫貧,今年又將摘帽105萬人。作為精準扶貧的最后關口,貧困對象脫貧時我們如何確保脫貧成效真實可信,而不是“被脫貧”和“數據脫貧”?



省政府副秘書長、省扶貧移民局局長張谷:要確保脫貧的質量,首先是要有脫貧的標準。我省脫貧攻堅任務總目標是“兩不愁”“三保障”“四個好”。

 

脫貧成效是否真實,要把好“五道關”

第一是認定關。認定關就是前面所說的標準是否達到,必須有專業部門來出具認定書。比如說住房是否安全,由住房城鄉建設部門出具認定書;踞t療是否有保障,由衛計部門出具認定書。

 

第二是驗收關。省級是驗收貧困縣摘帽,市級是驗收貧困村退出,縣級是驗收貧困人口脫貧。

 

第三是評估關。驗收以后還得請第三方進行評估,確保我們驗收退出成果的真實性。

 

第四是監督關。監督關就是退出的縣、村和貧困人口都要進行公示?h要在省上公示,村要在市上公示,人口要在縣里公示,村里邊也要公示,加上貧困人口本人還得簽字認可。

 

第五是監測關。歡迎社會監督,歡迎媒體監督。同時,我們在“大數據平臺”即我省的“六有平臺”和國家的建檔立卡貧困戶的信息庫里還要進行指標監督。

 

所以,以上五關必須全部“過關斬將”,才能防止虛假脫貧、數字脫貧,同時堅決杜絕形式主義。

從四個方面加大工作力度,防止返貧

第一是要保持脫貧攻堅政策不變。這里的政策有一個區間意識,就是整個脫貧是到2020年以前這個區間,整個區間中無論你是在哪一年脫貧的,但是最終“算賬”,都是以2020年當年的貧困標準來計算你是否脫貧。因此,今年脫貧的到2020年還得重新的檢查一遍。所以政策就不能變,脫了貧有關政策一樣要跟進。


第二是要建立健全穩定脫貧的長效機制。真正穩定脫貧,要靠產業扶貧和就業扶貧,老百姓有了穩定增收的產業和就業崗位,他們才能夠穩定脫貧。所以,我們將不懈努力,在產業扶貧和就業扶貧上下功夫。


第三是采取定期開展“回頭看”、“回頭幫”。即每一年我們都要對以往脫貧的貧困戶、貧困村和摘帽縣進行“回頭看”,看是否返貧,同時還要看過去沒有入庫的老百姓是不是有因災因病又致貧的情況!盎仡^看”就是要我們進一步的精準!盎仡^幫”就是當我們發現了這些貧困群眾有需要幫助的,會繼續給予政策和措施的幫扶。


第四是強化脫貧政策統籌的銜接。各部門不能各自為陣,一定要統籌兼顧起來,一定要統一整合聯合起來,對脫貧和返貧情況進行幫扶幫助。

教育扶貧如何發揮制度優勢和長效機制,阻斷貧困代際傳播?



省教育廳廳長朱世宏:習近平總書記強調,扶貧必扶智,治貧先治愚。


教育扶貧我們將從增加學校數量,來解決學生沒學上的問題,將加強資助讓學生能夠上學,通過提高質量讓學生上好學,通過加強責任制,來保證學生都能上學。


同時,要建好職業學校、辦好職業教育,讓學生能夠增能增收,從這些方面來提高貧困群眾孩子的文化素質和增加技能水平,實現阻斷代際貧困傳遞。

 

一是補短板促均衡,讓學生“有學上”。堅持補短板、建學校、抓普及,依托全面改善貧困地區義務教育薄弱學校辦學條件項目、學前教育三年行動計劃、民族地區“一村一幼”以及彝族地區的教育扶貧提升工程等這些建設項目,來改善貧困地區辦學條件,增加學位供給,讓學生有學上。


二是全覆蓋地建立建全資助保障體系,讓學生“能上學”。現在已經建立了覆蓋從學前教育到高等教育的整個資助體系,實施學前教育免保教費、義務教育“三免一補”、高中階段教育免學費和發放助學金。特別值得一提的是,我們在民族地區實施了十五年免費教育。高等教育方面,通過發放助學金和獎學金的方式來進行。同時還充分發揮四川的獨創的“教育扶貧救助基金”的作用。


三是抓隊伍提質量,讓學生“上好學”。貧困地區最大的一個問題就是教育質量的問題。這幾年重點加強了教師隊伍建設。首先是實施免費師范生教育,另外還有實施特崗教師培養計劃,加強教師隊伍培訓。另外還向18.9萬名農村教師發放了生活補貼、建設周轉房,引導優秀教師和校長向農村流動。同時還選派優秀的教師到貧困地區去支教等,讓貧困地區學校教師進得來、留得住、教得好,為學生上好學創造條件。


四是定責任保普及,讓學生“都上學”。落實縣長、局長、鄉長、村長、家長“五長”責任制,加強對“控輟保學”的痕跡化管理。重點掌握50多萬建檔立卡貧困家庭義務教育階段學生以及進城務工隨遷子女,還有重度殘疾兒童的入學問題,及時地把這些輟學的學生送到學校,對一些特殊情況的學生送教上門,確保學生一個不漏地都能上學。


五是抓職教拓渠道,讓學生“就好業”。引導貧困家庭孩子就讀職業學校,讓貧困家庭通過就業增加收入。努力推動貧困地區中職教育發展,實施“9+3”職業教育免費教育計劃,讓集中連片特困地區初中畢業生免費到中職學校接受職業教育,學會一技之長,找到就業崗位,確保學生“進得來、學有長、就好業”。

在貫徹省第十一次黨代會提出的落實健康扶貧政策方面,省衛計委有什么樣的思考和具體舉措?



省衛生計生委主任沈驥:省第十一次黨代會再次提出,要貫徹落實好健康扶貧的各項政策,阻斷因病致貧、因病返貧。在省第十一次黨代會后,我們根據現有的政策,進一步強化和完善了我省的健康扶貧政策。

 

第一是精準識別。在整個貧困人群中要識別出來與疾病相關的致貧因素,并把這些病人分類,用不同的醫療診斷的措施來維護他們的健康和恢復他們的勞動力,緩解他們的生活自理能力問題,使家庭的其他成員有更多時間勞動,最終能靠勤勞致富。


第二是醫療扶持。對有些病人確定了“十免四補助”醫療政策,給他們開通綠色通道,先診療后結算,減免許多診療費,使他們最方便有效地得到救治。


第三是醫保扶持。對患病貧困人口,實行“兩保三救助三基金”措施,除了基本醫保,每個人都參加了大病保險,每個人也會在不同疾病不同問題上得到三個救助,最后省上還建立了三個基金,特別是省財政投入醫療衛生救助基金,解決兜底的問題,確保這些群眾的醫療費用中個人支付占比小于10%,盡量不影響他們的全年收入,讓他們達到能脫貧的指標。


第四是精準實施分級診療和有效控制費用。每個貧困患者都有一個簽約團隊,實行家庭醫生簽約全覆蓋,家庭醫生主動上門維護貧困患者的健康。同時,還安排專家到縣、到當地就地集中診療重病病人,不讓他們舍近求遠,在減少醫療費用的同時,減少患者非醫療的費用,讓他們用最小的支出獲得最大的健康維護。

目前四川部分地區、部分行業以及部分群體就業難度較大,失業風險也有所上升。四川將采取哪些具體措施來確保就業,促進民生工程目標任務完成,以及確保全省就業大局的穩定?



省人力資源社會保障廳廳長戴允康:省委高度重視就業工作,省委書記王東明在省第十一次黨代會上的報告就提到,今后五年要每年確保新增就業100萬以上,要實施就業優先戰略和更加積極的就業政策,確保就業工作穩中求進、穩定大局。按照省第十一次黨代會的部署,我們今后重點抓這幾個方面的工作。

 

按照省第十一次黨代會的部署,我們今后重點抓這幾個方面的工作。


       一是高校畢業生就業壓力大。今年,我省高校畢業生人數將首次突破40萬,再創歷史新高,加上沉淀的往屆未就業畢業生,就業總量壓力很大、任務更加艱巨。


二是去產能職工安置任務重。今年我省化解鋼鐵、煤炭行業過剩產能涉及14個地區、103戶企業、3.6萬名職工,做好今年的去產能職工安置任務依然很重。


三是農村貧困勞動力就業難度大,今年計劃脫貧的105萬貧困人口中,16—60歲的貧困勞動力達47.9萬人,其中多數年齡偏大、文化水平較低,普遍缺乏技能,就業扶貧難度很大。


下一步我省將采取以下措施促進就業:


第一是完善和落實更加積極的就業政策。目前,《四川省就業創業促進條例》正在制定中,就業促進工作將納入法制化軌道。

 

第二是做好重點群體就業工作。研究制訂我省貫徹中辦、國辦《關于進一步引導和鼓勵高校畢業生到基層工作的意見》的實施意見,建立高校畢業生“下得去、留得住、干得好、流得動”的長效機制。深入實施大學生就業創業促進計劃;下大力氣做好去產能職工安置工作,通過內部分流安置、內部退養、轉崗就業創業和公益性崗位托底等渠道,妥善安置職工,維護社會穩定;重點瞄準今年計劃摘帽的16個縣、退出的3700個村、脫貧的105萬人口,著力抓好貧困勞動力就業培訓、勞務協作、專場招聘會、創業帶動、公益性崗位安置等工作, 確保47.9萬貧困勞動力就業脫貧。

 

第三是促進創新創業帶動就業。會同省級相關部門深入實施創新驅動發展戰略,廣泛開展雙創周活動,積極推進“放管服”改革,營造寬松便捷的創業環境,帶動市場主體持續增加。突出抓好農民工返鄉創業,抓緊出臺我省支持農民工返鄉創業的政策措施。


第四是加強就業形勢監測分析。密切關注經濟下行和結構調整對就業的影響,緊盯關鍵指標及重點地區、重點群體的就業失業狀況,加強對規模性失業風險的預警預判,指導地方做好應對預案,組織開展就業援助行動,努力穩定就業形勢,切實兜住民生底線。

當前四川建檔立卡貧困戶住房建設基礎條件各不相同,特別是在高寒山區和部分民族地區,房屋建設成本較高,施工條件復雜。省住建廳采取了哪些措施來克服復雜條件,確保貧困群眾住上好房子?

省住房城鄉建設廳總規劃師陳濤:在政策機制方面,我省主要抓三個方面工作。

 

首先,出臺《四川省農村住房建設管理辦法》,將農房建設納入法制化軌道,農房建設的有序、高效、安全等有法可依,開了全國先河。

 

其次,建立了省市縣三級農房建設統籌領導小組,協調各方面工作,讓農房建設效率提高、工期加快。這個機制現在省、市、縣都已建立。

 

再次,我省對農房資金實行統籌管理,不同渠道“進水”,一個口子“出水”,有效減輕農民負擔。目前,包括國家危房改造補助、省級補助等,貧困戶建房每戶大概能補貼2萬元左右。